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夢里的裸體媽媽
夢里的裸體媽媽

(3)

阿飛躺在臥室裏,不安的想著剛才的事情。

他知道,媽媽肯定已經發現了門外有人,因為當時媽媽的眼睛裏完全映出了自己的眼睛!

怎麽辦,明天該怎麽面對媽媽呢……裝作什麽事情都沒發生過先看看媽媽的反應嗎……也只能這樣了……

……

阿飛不知道自己昨晚是怎麽睡著的,他的腦子裏假設了無數種結果,現在的他根本無暇去考慮別的事情……終於隨著清晨的到來,阿飛知道自己現在只能去面對真正的結果了。

「阿飛,吃飯了。」

像往常一樣的呼喊,僅僅是這句話聽起來並沒有什麽異常。

阿飛調整了一下狀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平常,然後推開門走了出去。

楊鈺艷此刻正坐在餐桌旁,用手在解開袋裝的豆漿.

阿飛咽了一口唾沫,也走到餐桌旁坐了下來。

媽媽今天穿著一件米黃色的襯衫和一件天藍色的短裙,裙子下沒有穿絲襪的美白大腿若隱若現,襯衫裏豐滿的乳房也隨著媽媽手裏的動作而有些輕微的晃動,柔順長頭發隨著媽媽的解豆漿袋時低下頭的動作而散落在桌子上,她隨手把頭發往耳朵後邊撥弄了一下,露出了半邊臉。

媽媽真的太美了!這樣穿著的媽媽比起昨天的打扮更加顯得青春洋溢魅力四射,甚至有種鄰家女孩的感覺.阿飛看著媽媽現在的樣子,再想到昨天自己親眼看到了媽媽衣服底下全裸著身體的樣子就感到一陣興奮.像媽媽這樣的大美人,居然被我看到裸體的樣子,真是太幸福了!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的偷窺被媽媽發現的話,阿飛甚至想更仔細的看看眼前媽媽的絕世容顏……

但事實是,阿飛不敢看媽媽的臉,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什麽,但阿飛此刻的心裏卻十分慌張……

簡直就像等待審判一樣!

……

一整天過去了。阿飛驚喜的發現,媽媽並沒有什麽異常,一切都像平常一樣,普通的母子對話,就像媽媽根本沒有發現自己偷窺她一樣……

可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或者……媽媽她只是在裝不知道呢?對這件讓人尷尬的事,她選擇了回避?

傍晚,吃完晚飯後,阿飛剛要回房間.

「阿飛,休假的這幾天不要總看電視,偶爾也去復習一下功課吧。」楊鈺艷的一邊收拾桌子一邊說.

「哦,知道了。」阿飛隨口答應了一聲。

媽媽的話語裏聽不出任何的異常,阿飛更加確定了自己想法。

媽媽,這算是妳對我的妥協嗎?

既然妳能把我偷看妳洗澡這件事當做沒發生過,那是不是就是說,允許我偷看妳洗澡了?

或者說,對於我偷看妳洗澡這件事,妳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一定是這樣的。

阿飛一整天的不安與擔心在此刻全部消散,相反,對於媽媽半妥協的做法讓他興奮的幾乎跳起來。

……

又到了晚上,阿飛再次站在了媽媽正在洗澡的浴室門口。

一種無形的力量催促著阿飛把浴室的門的打開一個縫.記憶中媽媽美麗的身體讓阿飛瞬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現在,他只想再次去欣賞媽媽迷人的身體.

阿飛的手慢慢的伸向門把手,雖然這是第二次了,但一想到全身赤裸的媽媽就在裏面,阿飛還是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手變得顫抖。

……

門突然被打開了,阿飛的手還沒有觸摸到門把手,但門就這麽完全打開了,楊鈺艷就正面站在阿飛面前,她還沒有脫衣服,還穿著白天的那一身衣服。

「阿飛?妳在這裏幹什麽?」楊鈺艷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兒子。

「……」阿飛瞬間傻在那裏了,以至於他的手都忘了伸回來。

「我……我有件臟衣服在洗衣機裏,那兜裏可能有幾塊錢……」阿飛支支吾吾的說,他盡量讓自己顯得正常些,但阿飛知道,自己根本不正常!

「是嘛,正好,我的護發素用完了,妳去超市裏幫我買一瓶吧。」楊鈺艷的反應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察覺到眼前兒子的真正目的,當然只是看起來。

「哦……好的……」

……

門被關上了,阿飛手裏拿著剛才在洗衣機裏隨手拿出來的一件臟衣服,長出了一口氣。

至此,阿飛已經完全確定了,媽媽她肯定已經發現自己昨晚的偷窺了,所以今天才會故意這麽做。

沒想到……居然會被媽媽抓了個正著……想想都還有點後怕。

故意進入浴室不脫衣服等到自己來到門口,然後推開門把自己支開……既避免了直接面對這個問題的尷尬,又有效的對自己偷窺的行為進行了隱性的警告……這一招實在太聰明了,真不愧是媽媽……

阿飛知道自己今天無法偷窺了……可能……以後都無法偷窺了……

阿飛失望的走在街上,想起昨晚一閃既逝的媽媽的身體,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了……都怪自己太笨了,第一次偷窺就被抓到了。

可惡……好不甘心……

阿飛突然發現自己現在居然變成了這樣,居然會因為看不到媽媽的裸體而生氣……原來的那份對褻瀆母親感到罪惡的感覺已經完全消失了……

沒辦法,都怪媽媽妳太美了,妳那迷人的身體只要看過第一次,就想再看第二次,第三次……

阿飛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大膽的計劃,這個計劃讓阿飛自己都有點害怕,但是……只要這樣做就能看到媽媽的身體了……。

內心的魔鬼與天使在做著最激烈的思想鬥爭,終於,強大的魔鬼戰勝了脆弱不堪的天使,阿飛也做了最後的決定。

阿飛飛奔著跑到了最近的超市,買了護發素,再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裏,喘了一會氣後,阿飛來到了浴室的門口。

「嘩啦嘩啦~」浴室裏的水流聲告訴阿飛,媽媽還在洗澡。

清脆的水滴聲音回響在阿飛的耳朵裏,阿飛默默數著。

10,9,8,7……

3,2,1。

我來了,媽媽。

阿飛打開了浴室門,走了進去。

……

浴室裏的水汽依然很大,但這次不同的是,自己比上次站的更近,視野更加開闊。

媽媽此刻正把一條腿搭在浴缸上搓著,另一條腿站在地上,雙腿中間的空隙形成了一個90度的角,只是,交接點那裏……有一些不太規矩的形狀。

聽到門被打開的媽媽迅速轉過了頭,看到了距離只有一米多遠的兒子。

驚恐的楊鈺艷立刻將搭在浴缸上的腿收了回來,與另一條腿緊緊的夾在一起,身體向背對著阿飛的方向轉過去,雙手也條件反射似的捂住了私密處。

「阿飛妳怎麽進來了?快出去!」楊鈺艷的語氣變得有點慌張,這是阿飛不曾見到過的,讓阿飛有種莫名的興奮.

「媽媽,給,妳的護發素。」阿飛遞出手裏護發素,只是他的眼睛並沒有在護發素上面。

「阿飛……妳不能進來,媽媽在洗澡,把護發素放在那裏,快出去。」楊鈺艷能感覺到自己臉上的熾熱,她簡直不敢相信兒子就這麽直接走了進來,肆無忌憚的在自己的身體上掃視著。

「媽媽……妳可以自己來拿嗎?地上的水太多了。」阿飛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出了自己的陰謀,阿飛覺得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說出了這種話。

「放在那裏就好了,一會媽媽自己去拿,妳可以出去了。」楊鈺艷內心翻起了滔天巨浪,兒子的舉動讓她無法相信這是平常的那個阿飛.

「媽媽妳……」

「出去!」

阿飛剛要說什麽,卻被楊鈺艷的一聲威嚴十足的話頂了回去。

「……」

看著媽媽全裸著的背影,還有那雙根本捂不住她那豐滿屁股的小手,阿飛咬了咬牙,轉身的離開了浴室。

阿飛出去後,楊鈺艷長出了一口氣,放下了遮擋住私密處的手,把陰戶裏剛才流出來的淫水洗幹凈了。

……

楊鈺艷裹著浴巾坐在沙發上,一邊用吹風機吹頭發,一邊看著眼前發呆。

阿飛突然來到媽媽身邊跟她坐在了一起,看著媽媽。

楊鈺艷有點不好意思,她想到剛才阿飛那樣闖進浴室,又很生氣。

「媽媽,妳好美……」

「臭小子,妳到底想幹什麽?」媽媽註意到了阿飛的變化,那個昨天還不敢看自己眼睛的兒子居然這樣看著自己,這讓她有點害怕。

「媽媽洗澡時也好美……」

楊鈺艷真的火了,雖然兒子的反常讓她感到有點恐懼,但身為母親的尊嚴讓她無法接受這樣的話。

「阿飛,不許再這樣說話了,我是妳的媽媽。」楊鈺艷說.阿飛感覺自己現在底氣十足,對自己的母親說出這些露骨的話,這輩子都沒這麽膽子大過.

「可是……我真的好喜歡媽媽的身體啊……好想……再看一眼……媽媽裸體的樣子……」

楊鈺艷的身體在顫抖,她無法相信這句話是從自己的兒子嘴裏說出來的。這是她一直想要避開的話題,修養良好的她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對自己的兒子說起這個話題,但看來現在不得不去面對了。

「阿飛,妳給我聽好了,我是妳的媽媽,妳不能對我說這些話!我們的關系不能出現這樣的話。」

窗戶紙被捅破了,母親的尊嚴讓楊鈺艷的氣場看起來十分強大,阿飛也有點底氣不足了。

「對不起……媽媽……可是媽媽真的好美啊,每次看到媽媽就會興奮,我也是個男人啊,都怪媽媽太美太性感了。」

「閉嘴!」

楊鈺艷無法再忍受自己的兒子說這些骯臟的話了,她幾乎是怒斥的喊了出來。

「媽媽……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喜歡媽媽,喜歡媽媽美麗的身體,看到媽媽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精神。」

楊鈺艷憤怒的看著眼前的兒子,她無法相信自己的兒子有一天會對自己的親生母親說出這樣的話,無論是道德倫理,還是自身的接受範圍,楊鈺艷都絕對無法容忍這樣的事發生。

「想看女人的身體就自己漲能耐去找個女朋友!趴在家裏看自己的老媽算什麽,簡直像個窩囊廢!」

楊鈺艷的憤怒達到了頂點,幾乎失去理智的說出了這些話,但當她剛說完就有點後悔了。

阿飛的眼睛濕潤了,他從來沒見過媽媽對自己說這麽狠的話,窩囊廢三個字深深的擊中了他的心裏.

「……對不起……媽媽」阿飛從沙發上站起來,捂住即將流出淚水的眼睛快速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楊鈺艷眼神空洞的坐在沙發上,此刻她的心在滴血。

(4)

楊鈺艷躺在床上,想著剛才跟兒子的對話。

她意識到,自己憤怒時對兒子說的話真的過分了,那種話可能會在兒子心裏留下難以忘懷的傷疤。

自己只顧得教訓兒子,卻忽略了自己的責任。

是啊,兒子現在長大了,會對女人感興趣了,但她卻萬萬沒想到沒想令兒子第一個感興趣的女人居然會是自己……

「我真的那麽讓男人癡迷嗎……」

楊鈺艷回想起剛才在浴室時,面對突然闖進來的兒子,自己除了害羞外,居然……還有一絲興奮……那一瞬間下體居然還分泌出了一些液體……

不會錯的,太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以至於這種感覺突然來臨的刺激會讓她感到的下體分泌出淫水……

楊鈺艷把手放在了自己的陰戶上,輕輕的撫摸著。

自己的小穴……已經有多久沒有被雞巴插過了呢……

自從丈夫去世後,過度悲傷的楊鈺艷經過了很長的時間才恢復過來。忘記悲傷後的楊鈺艷立刻就投身到了工作中,而那些屬於女人的快樂卻漸漸的被遺忘了,楊鈺艷甚至覺得,自己就這麽下去一輩子也是可以的……

可是,今天的事,讓本來已經遺忘了的對愛的渴望好像又有點復蘇了,久違的下體空虛感再次襲擊了楊鈺艷的神經。

畢竟自己也是個30多歲的女人啊,女人到這個年級都是如狼似虎的,為什麽自己卻沒有這個權利?

她是個有修養的女人,就算丈夫離開了她已經很多年了,她也並不會去找男人或一夜情來派遣寂寞。

盡管現在她已經很想要了。

楊鈺艷輕撫陰戶的手漸漸的變快了,女人的欲望是可怕的,就算是楊鈺艷這個女強人也不得不被欲望所打敗。

手在陰戶上的快速摩擦讓楊鈺艷嬌喘不已,楊鈺艷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丈夫的陰莖,回想起那根陰莖曾經給自己帶來的快樂。

「啊~~」久違的快感從下體一陣一陣的襲來,讓楊鈺艷興奮的幾乎昏過去。

楊鈺艷的手指在陰蒂揉弄著,令一只手伸到自己豐滿的乳房上,開始對乳頭和陰蒂的雙重刺激。

「噢天吶!啊~~啊~~」巨大的快感讓楊鈺艷體驗到了空前的快樂,下體和乳頭的刺激讓她喊出了讓自己難為情的聲音。

「啊~~~好爽~~~」

楊鈺艷的手越來越快了,終於,隨著楊鈺艷一把抓住自己的乳房的瞬間,她的雙腿緊緊的夾在了一起,伸直了身體,一股暖流從陰戶中狂湧而出。

「呼~呼~」楊鈺艷渾身無力的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自慰的快感。

「啊~~~我在做什麽……好丟臉啊……居然在……自慰……」楊鈺艷突然對自己自慰的舉動感到十分羞恥,因為這是她第一次自慰,在楊鈺艷結婚之前還是少女的時候,純真的她根本不知道什麽叫自慰,直到結婚當晚她才真正的成為了一個大人,才知道了大人該幹的事。

雖然這是很正常的事,但在楊鈺艷眼裏看來,這是十分羞恥的一件事。

一個女人在空虛的時候耐不住寂寞,用手來滿足自己身體的需要,真的……太沒出息了……

楊鈺艷滿臉通紅的閉上眼睛。

可是……只要沒人知道的話……也是可以的吧……

楊鈺艷的手指再次來到了陰戶上,開始了第二次自慰……

「媽媽……妳真的太美了,我看到妳根本忍不住自己的沖動。」

楊鈺艷突然想起了兒子剛才說的話,這讓她自己都嚇了一跳,為什麽會在做自慰這種事時想起自己的兒子呢……

回想起浴室裏發生的事,楊鈺艷再次面紅耳赤,她無法想象自己當時的窘態,就那麽被兒子盯著裸體看,居然還會有一絲興奮感,下體還會流出淫水……

不行……太下賤了……

楊鈺艷痛苦的抱住頭,腦子裏揮之不去的兒子的樣子讓她覺得十分罪惡,自己身為一個母親……居然會想著兒子去自慰……太不要臉了……楊鈺艷.妳不能這樣!

可是下體的空虛感讓楊鈺艷根本無法忘卻這些,兒子熾熱的目光讓楊鈺艷從一種莫大的罪惡感中得到興奮的感覺.終於,楊鈺艷再也按耐不住欲望的火焰,她再次把手放在早已濕潤的花瓣上玩弄起來。

「啊~~~阿飛……妳這個小壞蛋……把媽媽……變得這麽不要臉……都怪妳……啊~~~」

腦海中不斷浮現出兒子的身影,楊鈺艷在罪惡的欲望中得到了最大的滿足。

「啊~~~泄了~~」

楊鈺艷再次無力的躺在了床上,看著天花板。

「對不起……阿飛……媽媽是個下賤的女人……」

淚水從楊鈺艷的眼中流出,順著楊鈺艷精致的臉龐,落在枕頭上。。

……

已經深夜10點了,阿飛正坐在床上低著頭想著什麽。

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阿飛一驚,正要問是誰時,門被打開了,楊鈺艷走了進來,她輕輕的坐在了兒子旁邊,用雙臂摟住了兒子把他的臉埋在了自己的胸前。

阿飛對媽媽突如其來的舉動完全措手不及,他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媽媽。

「媽媽……妳……」

「不要說話。」媽媽打斷了阿飛的話。「阿飛,告訴我……媽媽是不是妳最親近的人?」

「當然是……」

「那麽……剛才妳對媽媽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什麽話?」阿飛詫異的問。

「那句……媽媽真的那麽美嗎?」楊鈺艷不好意思的說.

阿飛有點沒反應過來。

「當然!比任何女人都要美!」

「媽媽的身體,讓妳忍受不了自己的沖動嗎?」楊鈺艷此刻已經羞紅了臉,她避開了阿飛的目光,看著周圍說.

「媽媽……妳在說什麽啊。」阿飛對母親異樣的應為感到不解。

「到底是不是。」

「是……是的,媽媽美麗的身體,任誰看了都會沖動的。」

「呵呵……臭小子……」楊鈺艷笑了,她輕輕的撫摸著阿飛的頭,眼中滿是慈愛。

「對不起……阿飛,媽媽並沒有考慮到妳的感受……還那麽過分的說妳……妳……能原諒媽媽嗎?」楊鈺艷的眼睛中已經出現了淚光。

「媽媽……」阿飛也摟住了媽媽的腰。「媽媽……我那麽做也不對……我。」

「不!」楊鈺艷再次打斷了阿飛的話。「阿飛,妳偷看媽媽洗澡,媽媽並不介意。」

阿飛驚訝的看著媽媽的臉,確定媽媽不是在開玩笑。

「阿飛,既然是媽媽點燃了妳的欲望,那麽就由媽媽來彌補妳吧……」楊鈺艷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勇氣說出了這句話。

「媽媽……這是什麽意思。」

「還不明白嗎……」楊鈺艷的眼神突然變得很嫵媚,那是女人勾引男人的專用眼神,是女人征服男人最大的殺手鐧。

「我可以給妳看……我的身體.」

說罷,楊鈺艷伸手把睡衣從肩膀上推下,睡衣落在床上,楊鈺艷豐滿的乳房和整個上半身就這樣露了出來。緊接著楊鈺艷站了起來,睡衣也從身體上完全脫落,被遮擋住的下體也完全顯露了出來。

楊鈺艷就這樣在兒子面前全裸了。

阿飛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太不真實了!他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又在做那個夢。

可是並不一樣,夢裏的自己什麽都做不了,可現在自己卻能用手去撕一下自己的臉。顯然,現在眼前裸體的媽媽是絕對真實的!

豐滿的乳房隨著媽媽的動作而微微顫抖,紅色的乳頭點綴在這渾圓的美乳上顯得更加美麗。往下看則是媽媽最神秘的地方,黑色的森林毫無規律的鋪在兩腿的中間,潔白無暇的身體因為這一搓黑色顯得格外醒目。

我的天啊!這就是真正的,媽媽的裸體!

這居然真的不是夢,我居然真的可以在這麽近的距離,光明正大的去欣賞媽媽的身體!

阿飛陶醉的向媽媽美麗的乳房伸出一只手,卻被媽媽的手攔住了。

「阿飛,不可以。」阿飛看著媽媽溫柔中帶著一點堅定的眼神,失望的放下了手,向媽媽投去奢求的目光,但媽媽卻只是不住的搖頭.

「阿飛……妳……快點手淫吧……」楊鈺艷的臉幾乎紅到了脖子根,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對丈夫以外的人說出這麽露骨的話。

「可……可以嗎……」阿飛掩飾不住喜悅的神色,眼前有活生生的裸體美人,可以肆無忌憚的看著她打飛機,真是太幸福了!

阿飛慢慢的掏出了早已硬硬邦邦的雞巴,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在自己的親生母親面前……

而楊鈺艷看到阿飛粗壯的雞巴更是害羞的把頭扭到了一邊。

「媽媽……對不起了……」阿飛略帶歉意的對媽媽說,然後開始在自己的雞巴上套弄。

而楊鈺艷此刻除了給自己的兒子當活春宮圖外,內心裏也是一片驚濤駭浪。

自己……居然真的下定決心來到阿飛的房間了……

在這之前楊鈺艷不知道在自己的屋裏做了多麽強烈的思想鬥爭,母親的尊嚴讓她無法做出這麽下賤的行為,但身體的欲望和對兒子的歉意所擁有的力量卻是更勝一籌的。終於,最後楊鈺艷鼓足了勇氣,做出了人生中最大膽的決定……

回到現在,全身赤裸楊鈺艷在兒子熾熱的目光下,讓她的兩只手不知所措的在身體上來回擺動著。

她想把手擋在重要部位讓自己減少一些羞恥感。她也想把手塞進陰戶裏在被兒子視奸的興奮感中自慰,但她都沒都沒有做,兩只手一會伸出一會收回,顯得很糾結.「啊~~~媽媽妳好美……妳的奶子和陰毛……簡直是這世界上最美妙的東西。」

看著兒子在旁邊一邊手淫著一邊說著一些羞人的話,楊鈺艷低下了頭.她有意識的把陰道內壁用力的收縮,想要阻止淫水從裏面流出來。但是沒辦法,在兒子幾乎要把自己吃掉的目光讓自己從心底產生罪惡的興奮感,淫水根本止不住的從陰戶裏冒出來,楊鈺艷此刻十分慶幸兒子只能看到自己的陰毛,如果被兒子看到陰毛裏面已經淫水泛濫的小穴……自己幹脆死了好了。

「啊~~~」阿飛終於忍不住射了,楊鈺艷看到,白色的液體瞬間就從兒子的龜頭裏噴了出來,在空中形成一道拋物線後落在了床上。

楊鈺艷看呆了。

兒子在自己面前射精了,就算是丈夫也沒有見到過他在自己面前手淫射精……這個場面深深地烙在了楊鈺艷的心裏.

「媽媽……我可以抱妳嗎?」阿飛躺在床上,依然肆意的看著媽媽的身體.

楊鈺艷下意識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陰毛和乳頭,害羞的看向一旁。

「不可以……那樣的話,就碰到媽媽的乳房了……」楊鈺艷的臉上滿是嬌羞。

「那又怎樣啊……小時候我不是整天都在吃那裏嗎?」阿飛有點不懷好意的說.

「反正……反正就是不行。」楊鈺艷聽到阿飛說起小時候餵阿飛奶的事,更加難堪了……

小時候被兒子吃的乳頭,在兒子長大後居然成了讓他手淫的對象……強烈的羞恥感讓楊鈺艷說話都有點支吾了。

「媽媽……那天妳洗澡的時候,在妳撅起屁股的時候……我看到了……媽媽的屁眼……」阿飛似乎全然投入到了與媽媽的調戲中,以至於說話都沒經過大腦.

「別……別胡說了。」

楊鈺艷知道阿飛說的是什麽時候的事,那天在浴室裏洗澡時,她就知道了阿飛在外面偷窺的事。

「臭小子……那時候就偷看媽媽洗澡了……」

「媽媽原來妳發現我了啊?」阿飛故意裝作驚訝的說.

「妳就是我肚子裏的蛔蟲,我怎麽會不知道。」

「媽媽好厲害……這都被妳發現了。」

「怎麽樣……媽媽洗澡時的樣子好看嗎……」楊鈺艷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不經意間主動說出了這種話,剛說完她就「呸呸呸」了幾聲。

「太好看了……媽媽洗澡時的樣子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在我心裏呢。尤其是……媽媽撅起屁股……露出屁眼的那一瞬間.」

「……」

兒子再次提起這件羞人的事讓楊鈺艷對自己說的話後悔不已。

「媽媽……我可以再看一看妳的屁眼嗎?」阿飛臉上滿是期待的說.

「阿飛……」楊鈺艷知道自己做到這一步已經是最大的底線了,母親的身份讓她不能再這樣任由兒子調戲下去了。「媽媽任何時候都可以把身體給妳看,但是,妳得答應媽媽兩件事,第一,不許……對媽媽說那種話,第二……不許碰媽媽的身體……妳能做到嗎?」

楊鈺艷一本正經的說出了對兒子的「要求」,然後看著阿飛.

阿飛用力的點了點頭,這個「任何時候都可以」已經讓阿飛喜出望外了,光是這樣已經夠了。

楊鈺艷嘆了口氣,拿起了旁邊的睡衣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麽……媽媽要回去睡覺了哦。」

「不……媽媽,我還想看著妳的身體再手淫一次……」

「不行!妳一天只能手淫一次。」

「啊?媽媽這個妳剛才沒說啊!」

「這是為了妳的健康著想!不算在那個裏面。」

「不嘛。我就要……就今天破例一次,好嗎……」

「……」

「臭小子……只有今天破例啊!」